当前位置: 首页> 探索

探索中国儿童阶梯阅读体系

发布时间:20-11-22

  中学生课外阅读必读书目、6-8岁孩子必读的30本书、暑假三年级必读书目……过去,学校、阅读推广人、教育专家等多按年龄或学段推荐书单。而《全民阅读“十三五”发展规划》提出,借鉴国外阅读能力测试、分级阅读等科学方法,探索建立中国儿童阶梯阅读体系。什么是分级阅读?分级阅读对孩子来说为什么重要?中文分级阅读的发展又面临哪些挑战?

  分级阅读可促进个性化阅读

  “当我们给孩子买鞋时,没有任何一个家长会说买一双五岁的鞋或买一双六年级的鞋,因为孩子们的脚肯定都不一样大。同理,当年级或年龄相同时,孩子们的阅读能力差异也十分巨大。”考拉阅读CEO赵梓淳用一个比喻描述传统书单的局限。“通过调研,我们发现有的小学生刚入学已经认识两三千字,但是有的孩子刚入学时完全不认字。因此,简单的分龄或分学段很难满足孩子们的差异化需求。”

  那分级阅读如何解决这些问题?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教育部高中语文课程标准修订组核心成员蔡可表示:“分级不能简单地只是基于经验,基于实证数据基础上的分级可以科学地检测读物的难度级别,也可以测出每个人的阅读能力级别,进而帮读者找到与自身阅读能力匹配的读物,促进个性化阅读,让阅读变得更有趣、更有效。”

  据赵梓淳介绍,分级阅读的作用已经在发达国家得到了检验,比如,与尚未建立分级阅读体系时相比,现在美国孩子的阅读效率已经达到1.6倍以上。

  中文文本分级难度高于英文

  现在,国外的英文分级阅读已经非常成熟,形成了一套比较稳定的、行之有效的测量文本难度分级的系统。蔡可表示,“如何基于字频、词频、句长,以及学生的语言常模对阅读做分级,很多研究者已经有了一些成果。”

  然而,中文分级阅读的发展比较缓慢,被普遍认可的分级阅读标准尚未形成。究其原因,赵梓淳认为,中文更加复杂,分析起来难度更高;国外英文分级阅读的经验也无法照搬。“英文文本分级主要考察的特征是词频和句长,但在中文里其实很难直接把这两部分特征借鉴过来。比如,英文中一个句子里含有的单词越多,就认为这个句子需要短时记忆越高,相应的语法结构越复杂。但在中文里,越长可能越容易理解,像‘道阻且艰’这样的短句其实更难理解。此外,英文的基础组成是26个字母,但中文则是字。现在常用汉字大概有3500个,中华辞海收录的汉字超过8万个,这导致了复杂构成的稀缺性,使我们分析汉语的时候需要更庞大的语料库。”多位相关专家曾对赵梓淳表示,如果用传统统计学加语言学的方法去做中文文本难度的量化,大概需要10-20年。

  分级阅读不只局限于文本分级

  事实上,文本分级只是中文分级阅读的“第一道难关”。蔡可表示,分级阅读不只是文本的自然属性的分级,还要考虑到教学能力水平的分级。

  “比如,《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可能从文本的自然属性上最适合在八年级阅读,但绝不意味着在小学阶段就不能读了。深文也可以浅教,这就涉及教学能力水平的问题,文本分级只是提供一个参考。”

  蔡可认为,在教育教学中需要注意到一般文本和教学文本的区别。“一篇文章平时自由读是一个一般文本,但是放在教材序列中是有其目标的,放在哪个单元、要教到什么程度等都要考虑。新的‘部编本’教材强调教读、自读、课外阅读三位一体,如果要呼应教材拓展多篇文本阅读,就不是完全靠文本的自然属性来确定分级,而要更多地考虑教学属性的分级。”

  同时,阅读的文本分级只是阅读的一个环节而已。蔡可强调,还要考虑文本怎么能让学生读起来。“在学校领域,主要还是需要课程教学观念的革新。”他发现,现在很多老师热爱阅读,但是原有的课程和教材效率非常低,老师仅靠热情容易疲惫。

  蔡可提出:“阅读课并不一定是学科本位、讲读分析式,关键是把读书转变为学生主动的行为,而不是只听教师讲自己对于文本的理解。可以有多种策略方法,例如通过情境创设,将读书转化为解决问题的资源;聚焦问题,体现阅读资源的不同作用,引发学生多样化的阅读行为等。”比如,清华附小尝试用导读、游戏、戏剧等方式让孩子对阅读形成更深刻的认识。

  采写/新京报记者 冯倓秋

上一篇: 豆腐最养生的七种吃法
下一篇: 邵广禄:中国联通在互联网行业的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