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站长

古建修缮,不求“返老还童”

发布时间:20-11-14

  图①为修缮后的外檐;图④为工匠在进行披麻工序。

  本报记者 辛 阳摄

  图②、图③分别为修复前后的软天花。

  沈阳故宫博物院供图

历时9个多月的沈阳故宫大政殿彩画工程,修复了受损部分,恢复了历史信息

古建修缮,不求“返老还童”

  制图:郭 祥

  黄琉璃瓦铺满殿顶,镶绿剪边,正中相轮火焰珠顶,宝顶周围八条铁链各与力士相连,殿前的两根大柱上巨龙盘旋……沈阳故宫东路,完成彩画保护修复工程的大政殿端坐其中,气度威严。

  随着贴金工序的结束,沈阳故宫大政殿彩画工程日前竣工,这也意味着沈阳故宫古建筑油饰彩画保护修复一期工程全部完成。该工程于2013年初正式启动,工程范围为大清门、崇政殿、左翊门、右翊门及大政殿共5处建筑。今年2月,大政殿彩画修缮开工,历时9个多月完成。

  近70年未修缮,原有彩画已积尘、失色、起甲、发黑

  沈阳故宫大政殿俗称八角殿,始建于1625年,是清太祖努尔哈赤营建的重要宫殿。1644年(顺治元年)清世祖福临在此登基。

  自上世纪50年代修缮后,大政殿彩画已近70年没有修缮。长期风吹雨淋加之保养不便,外檐彩画严重积尘、失色,已经失去对木构件的保护作用。由于保护不善和管理不当,以及当时的经济能力有限,导致上世纪50年代的修缮改变了部分彩画纹饰,新绘制纹样质量较差、笔触粗糙,而且部分使用了现代材料。而这部分现代材料劣化性状与传统材料不一致,导致出现了起甲、变色、发黑的状况,又进一步影响了原有彩画的保存现状。

  据介绍,彩画对古建筑具有保护、装饰、彰显等级等作用。在木构件表面涂刷油饰色彩以利防腐并装饰建筑,是中国古建筑的传统做法。早期建筑上的色彩油饰没有明显区分,都有保护木构件的作用。随着人类建筑活动的发展,油漆和彩画出现了明确分工,至明清时期,官式做法已有“油作”与“画作”之分,凡用于保护构件的油灰地仗、油皮及相关的涂料刷饰,被统称为油饰,而用于装饰建筑的各种绘画、图案线条、色彩被统称为彩画。

  坚持最小干预,保证完整性、真实性、延续性和可逆性

  “对于古建筑本体修缮来说,其重要原则为‘最小干预’,也就是要为古建筑‘祛病延年’而非‘返老还童’,做到完整性、真实性、延续性、可逆性。”沈阳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李声能介绍,古建筑修缮的第一个原则就是不改变文物的原状,尽量使用原材料、原工艺来进行修缮,什么地方坏了就修什么地方,而不是进行整体、全面修缮。第二是遵循可逆性的原则,就是维修过之后要让别人知道哪些修过,哪些是原始的。

  《沈阳故宫古建筑油饰彩画保护修复一期工程方案》中记录:“通过照片可以观察到,1929年前外檐彩画全部都是龙锦枋心旋子彩画,?硌郾诓驶???χ椴驶??沃品?锨寤始医ㄖ?驶?嬷啤6?执嫱忾懿驶?渭涠铊时让骷涠铊什驶?燃痘垢撸?渭湓?械男?硬驶?幕?撕顽舨驶???骷洳驶?故窃?械男?硬驶??硌郾谕及敢灿扇?χ楦幕?松??鹧嬷椤6?闫桨彖室泊釉?吹慕的г聘幕?山鹆?顽舨驶?4笳?畈驶?男薷蠢?分兄患锹剂恕?993 年用面滚技术对大政殿外檐彩画进行了除尘维护’,其他年代未见有维修记录,通过与老照片的对比,证明大政殿外檐彩画在1929年以后,进行过全面的重绘,并且图案做了很大的改动。”

  设计方案最终确定为,外檐因文物价值较低,做重绘处理;内檐彩画因受环境扰动较小,为清代原物,历史价值较高,做现状保护处理,即做除尘、加固等。

  李声能说,此次大政殿彩画修缮工程的另一个宝贵之处是纠正了部分错误,恢复了部分历史信息。例如,在此次修缮前大政殿?硌郾谏系奈剖挝???6?斗钐旃?罱ㄖ?技?分械恼掌?允荆?硌郾谖剖挝?鹧姹χ椤2唤鋈绱耍?诒4娼虾玫哪陂?硌郾谏希???嬷频氖腔鹧姹χ椴驶?K?裕?舜涡奚晒こ痰囊谰荩?环矫嬖从谑妨峡贾ぃ?硪环矫姹冉贤?嗟南执媸道??衔?既返鼐勒?瞬糠种匾?畔ⅰ?/P>

  遵守原材料、原形制、原工艺、原做法的原则

  大清门、崇政殿、大政殿油饰彩画保护修复工程的保护设计和修缮工作严格遵守“原材料、原形制、原工艺、原做法”原则。在材料上,坚持使用传统矿物质原材,主要有群青、石绿等;在形制上,一方面以原有彩画为基础,同时参考历史资料并结合清代官式做法进行调整,使之更加符合大清门、崇政殿、大政殿的历史原貌;在工艺做法上,多次组织召开油饰彩画工程专家论证会,聘请国内具有优秀彩画施工技术的匠师参与,坚持采用传统的清代官式彩画工艺做法,确保地仗及彩画的质量。

  彩画修缮工程方案编制负责人、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专家陈青在数次现场勘察的基础上,确定了本次彩画工程外檐修复、内檐现状保护的方案。故宫博物院彩画专家张秀芬研究员将大政殿彩画现状纹饰照片与《奉天宫殿建筑图集》详细地进行了对比,精心绘制彩画图样。在专家组讨论确定了外檐修复部分具体的彩画规制后,张秀芬对纹饰的细节构图进行技术指导,以确保画面和谐、构图饱满。

  故宫博物院丝织品专家王允丽研究员应邀对大政殿软天花修复进行技术指导。与一般绘制在木骨地仗上的材质不同,大政殿为梵文天花,绢质质地,与丝织品修复有相似之处。在王允丽的指导下,除尘、软化、回贴、去污、测量、绘简图、标记、修补、粘接、压平——多达十几道工序的软天花修复顺利完工。

  沈阳故宫彩画修缮工程的施工队伍是古建施工行业中著名的西陵工匠,尤其擅长油漆彩画。北京故宫的神武门、太和殿,颐和园佛香阁,恭王府等古建筑修缮中,都曾留下他们的身影。“画工纯熟、技术过硬,对文物怀有敬畏之心。”专家这样评价。(本报记者  辛  阳)

上一篇: 2019年春运 北京铁路公安“石铁”警方送“福”回家
下一篇: 雄安新区将探索建设项目投资审批制度改革创新